当前位置:首页>集团动态>集团新闻

大咖看出饮酒门道 千万郎粉疯狂打卡!

发布时间:2018-09-20

网友A:"#最想约酒的人# ,是有那么一个,也只有和TA在一起的时候能够让我随意一点。也想肆无忌惮的醉一次。”...

网友B:"#最想约酒的人#是去世多年的父亲,因为太多话没来得及诉说。...

2018年9月17日,天宝峰上"大咖看郎酒,当主持人戴潍娜在直播间向当代艺术领军人物岳敏君,中国内地男导演、编剧、第六代导演之一张杨,著名作家、诗人余秀华、土家野夫、李亚伟、潘洗尘、尚仲敏抛出话题"最想和谁约酒?

刹那间在网络引发上万网友的探讨及千万级曝光量。

/ 扫描图片二维码参与话题 /


面对这个问题,当代大咖们又是怎么看的呢?

岳敏君

/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

“我觉得这次到郎酒这个地方,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有历史渊源的区域,而且它的地理特征特别明显,几乎都是垂直的,就在一个特别狭窄的区域里来酿酒,以往我去了一些酒厂和这儿的感觉完全不同,所以也酝酿出那种特别奇特的酒。

我特别爱喝酒,爱喝酒的原因一个是对自我的一种释放,同时它最重要的一个特征是它的开放性。

如果选择历史人物的话,我想和赵佶喝酒吧,就是宋徽宗。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想看他画画,看他是不是画的特别像,这是我一直有的一个疑问。第二个呢,他是皇帝嘛,所以估计他们家有好酒,我觉得可以满足一些我喝好酒的愿望。”

张杨

/中国内地导演、 编剧,第六代导演之一/

“我是来了之后就被这个地儿(二郎镇)震撼了,包括今天咱们在这个地方,这后面、下面都是这种储酒的陶坛,包括我们昨天去的地宝洞,那非常震撼,进到里面看到在这样的自然环境里边去储存这些酒,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的好,一下让你觉得真的是天地之精华。

像今天这样下着雨,我们在这做直播下着雨,但是这些酒坛子一样也在雨里边儿,每天其实太阳、雨,所有的云霞,我觉得包括看那个洞的时候,那个酒的香气,从我的角度来说确实是有震撼的。因为平时只是喝酒,但是没有真的去进入到就酒的制作领域,这次一看,恍然大悟,对所有的东西好像就明白了酒应该怎么喝。

像我喝酒都是跟老岳(岳敏君)一块儿,尤其是白酒,就跟着老岳一块儿,老岳喝什么我就喝什么,我们就慢慢成了特别好的喝酒的朋友。

古代有叫岳敏君的吗?有可能不出名的里面肯定有叫岳敏君的。我就选岳敏君,我们两都爱喝酒。我这个人属于,不喝酒的时候就没什么话,但真的几两酒下去了,才开始掏心窝子。真正的关于艺术、关于电影这些问题,可能真得好几杯酒下去之后,大家敞开来聊,经常一聊聊到早上去了。我觉得这种感觉对我来说是特别美好的。”

余秀华

/著名作家、诗人/

“我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这么大的酒坛,而且还是露天的。我就觉得吧,酒和诗歌之间还是挺有关系,因为酒是浓缩的东西,是粮食的浓缩,诗歌是语言、思想和艺术的浓缩,所以浓缩的是会醉人的,酒会醉人,诗也会醉人。当然我宁愿这辈子不会写诗,只会喝酒就可以啦!诗歌在酒面前是多于的,喝酒是最好的。

我想和李白喝酒,因为李白是个诗人。我觉得李白的性情和我比较像,都是不管不顾这样的,很多时候喝醉了酒真的是丑态百出,但反正就这样,还是喝吧。”

野夫

/自由作家/

“我来到二郎镇呢,对于我来说就像穿越了几十年的时光回到了我的少年,因为我少年的时候在酒厂长大,我妈妈是酒厂的会计,我们家那会儿就住在酒厂里面。当年的酒厂就是弥漫着这样一种酒香,我就在这样一种酒香的环境里,把我从一个少年变成了我这样一个酒鬼。

但是很多年来,我也去过很多酒厂,我已经闻不到这种酒香味了,因为很多酒厂是勾兑酒的,没有车间、没有酒糟,虽然那个也是国家允许的标准的酒,但是我还是喜欢这种烤制出来的酒,因为这种酒才是真正的古法酿造,是真正的好酒。

所以我非常喜欢这种古法酿造的酒的沉香,在这里是酱香味。我来到这个小镇,整个空气弥漫着这种酒香,它是我童年熟悉的味道,在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这一生都与酒密切相关,一生都没有摆脱这种诱惑。

我要选一个历史人物的话,肯定是与众不同的。全世界最美好的是女色,第二美好的是酒。我们组词的时候「酒色”这是一个词,酒排在色之后,那最好的下酒菜是色。我愿意跟一个绝色女子,又能喝酒,又能聊天,又漂亮,又风流,又开放,而且还很有侠肝义胆——柳如是,她是有侠肝义胆的,要跟老公一起自杀,别人都不敢,她敢。跟这样的女子在一起喝酒,那比李亚伟强多了。”

李亚伟

/著名诗人、作家/

“我真的很想跟很多人喝,如果是古代的话,陶渊明!跟隐士喝小酒,真美!但是我说实话,我更愿意跟活着的、跟我一起的人喝,这里面我愿意跟老岳(岳敏君)喝酒,我不愿意跟野夫喝酒。经常喝到中途,他要休息一会儿,他把你撂在一边,那个酒劲正上来的时候,他停下来了!你喝多的时候,他又来了,我经不住他折腾。”

潘洗尘

/当代著名诗人/

“这两天看下来以后,我觉得这个企业(郎酒)包括这个品牌,它更像一件艺术品,不论是从地宝洞还是到露天的陶坛,我都是像看待一件艺术品一样在看待这个企业和产品。

昨天在地宝洞我感觉就是一段伟大的历史静静地躺在那里,我们沿着那段长廊走过的时候,你感觉是在穿越一段非常伟大的历史。

我感受最深的还是现在,当下我们出了我们很多很多的企业、产品,总是会产生一些消费者对它的不信任感,我看到整个这些酒坛、酒罐以及我们的质量把控以后,我觉得我们终于看到一个真的是可以让每个看到的人放心的企业和品牌。

如果说一个企业或者是一个产品,尤其是这样的食品,它如果是整个社会的一个细胞的话,如果都是我们眼下看到的这样的产品、这样的企业,我觉得整个社会、整个集体就会变得更好、更健康。这是我非常真实的一个感受,因为不放心的东西现在太多了。

但是特别特别遗憾的是,我因为身体原因,其实我是一直不喝酒。但在大理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特别喜欢做的一件事是看朋友喝酒。尽管不喝酒,我曾经还想过:这么多做酒的朋友、喝酒的朋友,我身边的朋友个个都是爱酒的朋友,包括我过去还做了很多年的和酒有关的品牌的工作,做他的营销推广等等。

后来我就想,等我临死前,我一定要喝一大杯酒进去,反正是升天嘛。但今天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可能就不把这顿酒留到那个时候了,那如果让我有一次机会,我想选一个对我特别重要的、是我诗歌启蒙的这么一个人,叫刘墉,我是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和他醉一次,体验一下那几个字:“杨柳岸,晓风残月”。”

尚仲敏

/著名诗人、作家/

“郎酒是我最喜欢喝的酒,也是这么多年来我喝的最多的一款酒。但是到郎酒厂来我是第一次,曾经有过几次机会都没有来成。到这个地方来一看,我发现这里是个风水宝地,这个地方的风水太好啦,这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遗产。郎酒不止是属于郎酒集团的,他是属于整个人类的,这是我来这个地方最直观的感受。

另外我觉得酒这个东西,据说,我没有考证,据说酒和中药是一起出现的。酒最早作为一种药引子,可见酒肯定是个好东西。而且世界上只有一种好东西希望别人多有的就是酒,再好的酒都是能够共享的,希望别人多喝,自己少喝。可能世界上只有这种好东西具有这种特质。

还有一个酒量的问题,我觉得很多人认为自己不能喝酒,实际上像郎酒这么好的酒,这种酱香型的,它是天然发酵的这种酒,其实他不伤肝,它具有保肝护胃的功能,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

没有酒我觉得曹操最多只能活30多岁。曹操是一个心机非常重,城府非常深的人,非常焦虑,他的压力肯定很大,他靠什么呢?“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就靠酒来释放这个压力。所以他活了60多岁,没有酒他可能就活30多岁,没有酒那可能整个中国的历史都要发生改变,所以这个酒对中国人,我觉得对世界人民都是非常好的、重要的一个东西。

所以我可能选择和曹操喝酒。我想看一下曹操喝醉酒以后是什么样子。他身上有一种杀气,我看这种杀气和酒气结合在一起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李明政

/郎酒集团党委书记/

“对于我们郎酒来说的话,我们是倡导科学饮酒、健康饮酒,我们反对滥酒。任何东西,美好的事物要适可而止。

历史人物的话本来我是想选李白的,因为有一个朋友到郎酒来,他就说你这个地方啊,就是李白写的:“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在露天陶坛,一边喝酒的时候就看见路边的山花都开了,他说郎酒就是这个意境。李白的话,秀华选了,那我就重新选一个——苏东坡。”

蒋英丽

/郎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国家级酿酒大师/

“其实中国白酒,特别是酱酒,它是经历了岁月的沉淀而后愈发地历久弥香。就像我们各位老师一样,他们的人生经历了很多酸甜苦辣,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坎坷,他们走到今天以后,更加地懂白酒、酱酒,就像郎酒这样的酒。因为他们的经历,他们自身的这种历练,更能够读懂郎酒。

如果说让我去跟历史人物一起喝酒,那我一定是选李白。因为诗酒不分家。李白他写的诗与酒的内容,对酒的理解是最深刻的。”

沈毅

/中国首席品酒师、郎酒股份常务副总工程师/

“因为我们做酒的人特别爱酒,这两天和各位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发现,还有比我们更加热爱酒的人。每每看到他们举杯享受酒的香和味的时候,我就感觉平时我在品酒时,我觉得我们很认真地去体会那个酒的滋味。

但是看到各位老师在喝酒品酒的时候,他们对那个香味对酒的理解,对感觉执着地追求的时候,我觉得甚至超过了我们平时品酒的时候的那个味道、那个场景。所以这更加坚定了让我们做酒的人把酒做得更好,才能对得起大家,才能对得起所有爱酒之人。

如果要我选择一个历史人物,我应该会选周恩来总理。我想去体验一下,他是怎么让我们中国的白酒,让洋人喝,让外国人喝。他是怎么让尼克松喝了我们中国的白酒,怎么让田冲喝了我们中国的白酒。我在想,他能除了我们酒本身的滋味以外,把酒用的淋漓尽致,去表现酒和酒的全部,我特别想体验一下。